第三十章

楚天人才网推荐阅读

康宝莱代餐奶昔怎么样 介绍代餐奶昔的减肥效果
豆芽变绿可以吃吗,黄豆芽怎么做好吃(2)
朱丹直播间孕吐被怼:孕吐就别出来工作!孕吐尴尬如何避免?
    紫琅看见碧华灵君,立刻像见了救星一样,可怜巴巴充满期待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碧华灵君十分想当自己什么也没看到,反正丹絑虽然揩油水,但都是小揩一番,干不出别的。而且,紫琅应该是被丹絑灌了股仙气,人形都化得出了,不算件坏事。不过,可怜紫琅从没经历过,他兽形的时候长得粗糙,心却极其纤细,看来丹絑的垂让他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碧华灵君只好走上前去,丹絑悠哉悠哉地看着他走近,不晓得清席对他这一醋,会有何反应?

    碧华灵君刚在紫琅身边站定,紫琅立刻悄悄地伸手拉住了他的袍角,丹絑的视线轻描淡写地在那只手上一扫。碧华灵君对丹絑笑道:“紫琅竟能化成*人形了?想来定是帝座垂,赐了他些法力。”继而低头向紫琅道,“还不快谢谢帝座?”

    丹絑道:“唔,我也是闲来无事,见你最近在它身上用心得很,便将它喊过来瞧瞧。”摸着下巴道,“化形之后,倒颇像个样子,出我意料之外。”

    紫琅像握着救命稻草一样,抓着碧华灵君的袍角颤抖。丹絑忍不住再将视线在他的手上一扫,道:“他怕我怕得厉害。清席,你心疼他么,我做了此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碧华灵君有些奇怪,丹絑一向揩油水毫不犹豫,揩了就揩了,今天怎么揩了后还问自己看法如何?

    碧华灵君冠冕堂皇地回答:“你对小辈这样关怀疼,让我感动不已。”见丹絑微微皱了皱眉头,难道马屁拍到这个程度,他老人家还不满意?

    丹絑皱眉,继而道:“唔,清席,我这样问罢,我,和他,你觉得哪个好些?”敢情丹絑方才揩小紫琅的油水没有过瘾,还想顺爪揩自己一揩,碧华灵君立刻恳切地答道:“你在我心目中,胜过天庭中的所有光辉,紫琅不过是一只小小的琳琅兽,根本连比,都无法比。”

丝瓜蛋汤    碧华灵君早已摸清了丹絑的向,心知这句话一定能让丹絑满足无比。

    丹絑果然心花怒放地笑了,清席啊清席,想不到你对我的情已经深到这样的地步,就算我醋了,你也只觉得我是在关怀小辈,实在是情深无限,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丹絑的周身不受控制地冒出满足的光晕,碧华灵君趁机一把扶起紫琅,丹絑道:“唉,这个孩子,我刚才不该逗他,有些对他不住,你好好哄哄他吧。”

    碧华灵君拉着紫琅应了一声,在丹絑尚满足地冒光时,不留痕迹地迅速遁了。

    紫琅被丹絑吓了一回,受惊不少,丹絑随手输给他的一小股仙气,对他来说抵得上千年的修为,他不知怎么运用,傻呆呆地蜷在一边,也不知怎么变回兽形。碧华灵君亲自教了他半天,紫琅方才变回了丑陋的琳琅兽模样,缩到一个角落地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但,到了就寝时,碧华灵君看见床上目光热烈的丹絑,方才知道那一番拍马屁的话,说得有点过头了。

    丹絑抬了抬手,碧华灵君只觉得眼前光华一闪,便不知怎么的已经躺到了床上,丹絑一面伸手进他的衣襟,一面用唇在他颈边轻轻厮磨:“清席,蛋蛋疼不用不好意思了,你我还有些该做没做的,也都该做了罢。”

    丹絑的手已经越伸越不是地方,碧华灵君只得伸手按住他的手:“帝座,且慢。”

    丹絑低声笑道:“怎么这时候喊起我帝座了?清席,你放心,双修之道的乐趣,我会带你慢慢领悟。”

    碧华灵君道:“帝座,此事需两厢情愿,方有乐趣。”

    丹絑触了触碧华灵君的唇:“难道你不愿意?”像想起什么似的随即道,“我晓得了,难道居于下位,你不喜欢?”忽然将碧华灵君向上一带,反身躺在床上,“于上于下,我倒不计较。你想怎么修都行。”

    碧华灵君觉得额头隐隐做痛,苦笑道:“帝座,看来今天,小仙不能不说清楚了,其实小仙对于帝座,一直都只有景仰之情,而无慕之意,当日蒙帝座垂,小仙不敢回绝,先用思考一些时候为理由,搪塞应蛋托对,实在罪该万死。近几日小仙也曾细细思量,却始终对帝座只有一腔敬仰,别无他意,倘若今天只因应付而与帝座双修,实在愧对良心,更愧对帝座。”

    碧华灵君一鼓作气向下说,丹絑慢慢地松开了手,碧华灵君趁机后退半尺,恭恭敬敬低头,丹絑靠在床头,叹了口气:“清席,你不用那么费力地编些虚话,我已经明白了,你……其实和白华一样,都是怕我,恐怕心里还一直觉得我是个讨嫌的老东西,可是么。”

    碧华灵君不知该如何回答,丹絑又叹了口气:“可叹许多年前,我是自作多情,许多年后,我又是自作多情。”抬眼看看碧华灵君,“你不用担心,当年我年少不懂事,方才用了强的手段,如今我已知道,有些事情,强求不来。”

    丹絑一向仙气灼灼,光芒万丈,气势十足,口气老气横秋,他高高在上,天庭中的神仙们大都对他恭恭敬敬,其实丹絑的相貌,一直十分年轻,只是他平时气势太足,让人不得不将这一项忽略了。

    此时,丹絑的“清席上了我”这个美梦粉粉碎了,他倚在床头,眼角眉梢,透出了颓废与沧桑,周身的仙气也弱得几乎看不见了,他苦涩地叹气:“到底,还是我一厢情愿罢了,其实没谁会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丹絑的样貌本就异常的好,他一颓然,忽然便透出了一种虚弱的美,碧华灵君居然不由自主地心生愧疚,道:“其实此事,我有很多过错,假如一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丹絑抬了抬手:“你不必往身上揽了,你没什么过错。这阵子,难为你了。”他忽然起身,站到床边,“我曾经听见你和白华说,请他想办法让我回丹霄宫,我在你这里许多时日,其实你很为难罢。这些天与我同睡一榻,你实在很难为。一切自作多情之事,我向你赔个不是。今晚我就不再让你为难了,去别处走走,明日我便回丹霄宫去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碧华看他走向窗边,丹絑白的单袍飘飘荡荡,无限落寞。

    丹絑推开窗,却又回身对碧华灵君道:“清席,当日我还是个蛋时,与变成虎崽哄你的时候,你对我那么好,我,实在非常感激。从以前,到以后,大约都没谁能那么待我了。”

    碧华灵君的心中没来由地了一下,丹絑再叹了口气,一道仙光闪过,踪迹不见。

    碧华灵君在宽敞的大床上躺下,不由自主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二天,丹絑果然移驾回了丹霄宫,池生云清等小仙童们欢天喜地,年纪稍大的灵兽们凑在一起议论,“难道是帝座和灵君闹架了,分了?”“不知道是谁惹了谁。”玄龟叹气道:“唉,不管是谁惹了谁也罢,分了也是件好事。”傥荻若有所思地点头,他身上挂着的膏药狐也跟他一起点头。

楚天人才网一周重点

楚天人才网其他阅读

加盟海底捞火锅怎么样
新鲜干净看得见,吉阿婆将新式麻辣烫带入人们生活中!
加盟海底捞怎么样?赚钱吗?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